最终话

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

【喻黄】长夏 1

·副标题是我与树精不得不说的故事

·欧欧西预警qaq


-

 

在黄少天的记忆里,院子里那棵树从一开始就在了。

彼时小黄少天刚学会人生中的重要技能直立行走,站在树下往上望。绿绿的叶子随风晃啊晃啊,在他伸直了胳膊蹦起来也差的老远的天空中。小黄少天不开心了,他摸不到那些乱晃的叶子,从树根顺着树干往上爬。爬了两下就摔得嗷嗷叫,被母亲发现了之后从院子里拎进屋。

上小学的黄少天稍微大了一圈,熊孩子本性也开始显露。昨天砸了那家的玻璃,今天又爬了这家的墙。在大人们目光凌迟下,他躲在树后探头吐了个舌头,表示自己只是想摘那家院里的桃子,并且发誓再也不干这种事了,说的那叫一个真挚感人,最后得到原谅还换了一兜桃子回来。

初中的时候和看不顺眼的同学约架学校旁边小胡同,还没打到一半就被校里老师碰见,拎住两个人不容分说地去了学校政教处,还被学校记了个过,并从此过上了漫长的每周写检查交跟踪报告的生活。回家之后也是父母劈头盖脸一顿骂,黄母说起话来话多程度绝对不逊于儿子,或许黄少天的话唠也是这样受到遗传的。被关在门外院子里下了晚饭禁止令的黄少天闷闷不乐,坐在树根旁边巴拉巴拉说个半天也不管有没有人听,然后就从此养成了奇怪的习惯,每次有什么事回来先杵在院子里对着树讲上半小时。有一次被路过的郑轩同学看到,得知此事之后笑了半天,说还好是棵树要是个人都被你烦死了,诶说不定树还能被你说活呢哈哈哈哈哈。

高中的时候喜欢打篮球,身高也嗖嗖地往上涨,参加了校队代表学校打比赛,意外的还拿了个奖回来。此时的黄少天已经是个帅气的大男孩子了,往学校里一站简直是校草级别的人物,阳光活泼的性格也得到众多女生的青睐。头一次被人告白的黄少天不知所措,拒绝了之后还在想会不会伤害到人家的幼小心灵,回家了对着院里的树练习起了拒绝女生的办法,站在树前挠着头支支吾吾,好像他自己才是告白的那一个一样。

上了大学的黄少天要远去到另一个城市,同时他们家也因为城区改造的原因要搬到新城区去。走之前黄少天拉着一个特大号的行李箱往院子里望,看那棵高高的树上,绿绿的叶子依旧随着风晃啊晃。

光影流转,时间游走。

 


黄少天愣在那家书店前。

大学四年的时光已经飞快地奔向身后,刚刚毕业的他还是决定回到原来的城市。这里比较熟悉而且也不是什么小城市,发展前景还是没问题的,还有很重要的就是家也在这边。

他刚才把行李放到家里,然后现在他站在这家书店门口。这家书店是原来他家在的地方,他当然也知道这边要改造,可是没想到改得这么彻彻底底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,要不是旁边还有一座没变的高楼,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。

他推门进去,透明玻璃门边缘挂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。最里面靠着落地窗的白色小方桌旁坐了一个人,低着头轻轻翻过一页书页,离得有点远看不清侧脸,只看到漆黑的发顶承载着一层轻轻盈盈落下的阳光。黄少天往前走了两步,那人一抬头,阳光便从头顶整个洒下来。他愣了一小会,继而唇角勾起,对着黄少天微笑:“你好,来看书?”

黄少天想,明明是第一次见,为什么感觉像是久别重逢。

“啊……啊是啊。话说我进来之前还以为这里是卖书的,原来是看书的吗?”黄少天缓过神来,回答对方的问话。

“来,别傻站着了,一起坐吧,”对方向他招招手,示意他坐在对面的位置上,稍微歪头看着他,“的确是看书的地方,不过你要买的话或许……也可以?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黄少天坐在他对面的椅子里,听了他的“你要买或许也可以”,还以为是什么“施主我看你面善,这里的书破例随你挑”的特别优待,正想着诶呀我看你也像是父老乡亲喜重逢,然后听了后面那句又愣了,稍微想了想说:“这不是你的店吗?”

对面的人笑了笑合上书,“不是的,我帮朋友看一下店,他有点事出去了,一会儿就回来,”他走向一边的柜台,黄少天这才发现这不光是个书店原来还有喝的。他一只手举起白瓷杯晃了晃,“咖啡可以吗?”

黄少天回到:“可以的可以的,谢谢你啦。”黄少天看着他手边的咖啡机,有点惊讶,感叹到:“诶居然是自己煮的啊,我很久没喝过煮的咖啡了,在大学有时需要挑灯夜战的时候我都是一盒雀巢走天下啊。”

咖啡的香气在空气中缓缓飘散,对方端着两杯咖啡走回来,一杯放在黄少天面前。“速溶的味道终究没有自己煮的好,只要不是很忙,我大多数时间还是自己煮的。”他这样说道,又回去拿了方糖罐子放在桌子上才坐下。

黄少天闻了闻咖啡,很香,应该很好喝。丢进一块方糖,两块方糖。黄少天开心地搅了搅咖啡,等糖溶化后,端起来刚抿了一小口,然后又迅速地放下去。对面的人惊诧地看了看他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:“……很难喝吗?我对我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啊……”

“不是……就是……太苦了……你这什么糖啊放了和没放一样啊怎么……!这么苦你也能喝下去?!”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脸色现在应该和面前的咖啡一个样。他又赶快拿过方糖罐子,往咖啡里丢了两颗。

“不是我买的糖,不能怪我,这你要怪老板了。我平时都不加糖的。”对面的人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神色如常,把责任推给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老板。

“天啊你这个人类居然不加糖,这真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!这儿的老板也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!这糖味道淡的都快成味精了!”黄少天正说着,门口晃进来一个人影。“喻文州!哥们我回来啦!唉这天真是热死我了压力山大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?!卧槽黄少天?!”

“……卧槽卧槽卧槽郑轩?!你小子你是这儿店长?!”黄少天刚刚自认为被苦成咖啡色的脸一下子又白回去了,“你这个无良店长!你过来我要问问你!你这儿的方糖为什么一点都不甜!”

“啥?方糖?方糖快过期了我还没买新的……等等不对啊黄少天我们哥俩久别重逢你就跟我说这个?!”郑轩本来一张好像在太阳下经历了涅槃重生后回来的痛不欲生脸,进门被黄少天这么一吓简直从头精神到脚。

喻文州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笑了笑,丝毫不感到惊讶,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。

 

TBC

-

感谢读到这里w

第一次写好紧张…终于赶在天天生日结束之前写了这么点凑了个一章(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最终话 | Powered by LOFTER